首页 > 新闻 > 东莞新闻 > 正文

制造业重镇空间资源告急 东莞“倍增计划”扶持重点企业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7-02-14 20:13:33

    作为制造业重镇,东莞的产业转型升级正面临巨大挑战:空间资源紧缺。

面积仅为2465平方公里的东莞,土地开发强度已高达46.7%,接近深圳,并远超国际公认的30%的临界点。东莞过去依靠要素驱动和增量空间拉动经济发展的传统模式已难以为继。同时,东莞经济发展效益上仍存在不小的提升空间。

为此,2月10日东莞启动实施该市的“重点企业规模与效益倍增计划”,并以2017年东莞市政府“一号文”的形式,同步出台《关于实施重点企业规模与效益“倍增计划”,全面提升产业集约发展水平的意见》(简称《意见》)。

《意见》提出,东莞将扶持首批214家重点企业开展科技、业态和商业模式创新,力争在不增加或少增加土地等传统要素情况下,通过3至5年集约化发展探索,实现规模和效益倍增,进而带动全局突破,加快全市动能转换和经济转型。

广东省社科院企业研究所所长林平凡认为,土地资源有限的情况下,支持企业通过创新做加法,也可带来经济的质和量提升。

东莞开发空间告急

当前东莞的土地开发强度却已高达46.7%。据2014年广东省国土厅公布的数据,东莞当年的开发强度就已高居广东全省第二,并且早在2010年就已是香港的两倍。

“无地可用”的负面效应显而易见,这直接制约着东莞优秀企业的发展壮大,以及更多优质项目的落地。

与此同时,东莞亦面临着规模压力。近年来,东莞GDP不仅相继被江苏苏州和无锡甩开距离,亦被过去作为“追兵”的山东青岛和烟台先后赶超,2016年经济总量仅为6700多亿元。2017年东莞市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该市要力争五年内跻身“万亿GDP俱乐部”。

双重压力下,东莞不得不加快寻求破解空间资源制约之策。当天的动员会上,东莞市委书记吕业升坦言,东莞过去依靠资源要素驱动的传统路子没法再走。

对东莞来说,空间资源告急的背后,真正的症结在于效益。尽管东莞当前土地开发强度与深圳相当,并且面积还大于深圳,但东莞的土地单位产出率仅为深圳的30.2%。

“东莞的规模和效益都还不行,并且没土地没空间,怎么办?”吕业升说,这对东莞来说是一个最残酷最现实的问题,“东莞必须走一条集约、内涵的新路”。

这即为东莞“倍增计划”的出发点。《意见》提出,力争在不增加或少增加土地等传统要素的情况下,扶持一批重点企业通过科技创新、发展总部经济、推进兼并重组、加强产业链整合、强化资本运作等集约化手段,3-5年实现企业规模和效益倍增。

从全市产业经济的角度来看,东莞目标是,带动先进制造业、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占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比重分别达到52%以上和50%;主营业务收入超千亿企业达3-5家,研发经费支出占生产总值的比例达2.8%,动能转换与经济转型取得根本性突破。

中山大学经济学教授林江认为,东莞确实早已“无地可用”,但问题的根本还是效益低下。唯一出路是改变过去粗放型的发展模式,通过重点扶持一批高精尖企业、高附加值企业实现规模和效益倍增,进而通过产业链的辐射带动,加速东莞整体产业转型升级步伐,实现经济规模突围。

 

 
放宽容积率等指标限制 首批入选“倍增计划”的企业为214家,这批试点企业2016年营收规模为3674亿元,且具有良好成长性,预计到2019年底和2021年底,总体收入规模可分别达6918亿元和8908亿元。 东莞市长梁维东在当天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培育更多龙头企业,对完善东莞的产业集群有着十分重要的作用,同时也将对东莞中小企业发展起到有力的支撑。 当前,东莞企业存在以小企业为主,企业数量多但散弱的现状,所谓“满天繁星,不见月亮”。以工业企业为例,截至2016年,东莞工业企业一共8万多家,但其中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仅5000多家、高新技术企业更仅2000多家。 这与东莞企业不少发展自加工贸易业不无关系。过去,东莞产业“村村点火”,企业分散,拓展、创新和抗风险能力都较弱,规模和效益始终存在局限,这是东莞过去转型升级致力于扭转的局面。 东莞市政府是这场转型试验的主角之一。根据《意见》,东莞将从创新政策、产业、土地、资本和人才等五大要素供给入手,具体出台20条深化供给体系改革措施,支持企业倍增,号称是东莞“史上力度最大”企业扶持政策。 土地政策创新方面,鼓励企业“原地倍增”,允许在一定条件下,放宽试点企业建筑限高、建筑密度、绿化率、容积率等指标限制;每年统筹全年土地利用年度计划指标的20%解决试点企业发展;支持采用“先租后让、租让结合”的方式向试点企业灵活供应产业用地;对用于引进相关产业链合作伙伴或满足发展总部经济需求的,准许试点企业将自有物业升级后进行一定比例的产权分割等。 广东省社科院企业研究所所长林平凡认为,政府扶持能力有限,因此突出重点,尤其是集中对优势产业中的优势企业进行扶持,有利于避免造成“撒胡椒面”的低效现象。 东莞此番更强调作为新要素配置者和新供给提供者的角色,明确要将“一企一策”作为实施“倍增计划”的关键,希望达到更为精准施策的效果。 林平凡认为,只有通过对具体企业具体问题提供针对性的政策解决方案,才能有效地发现并及时解决企业动力不足、能力不强的问题。 多位分析人士还表示,东莞在普惠性产业政策和营商环境优化上亦不能放松,“倍增计划”应建立在过去政策落实到位的基础上,重在落实见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