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财经观察 > 正文

专访共享E伞创始人 老百姓把伞拿走我才有钱赚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7-07-19 19:59:32

 

    

    6月底,E伞在杭州曾投放了5万把伞。资料照片

    

    赵书平。本人供图

   之前在杭州投放了5万把雨伞被城管收走,共享E伞的创始人赵书平并不担心,他说城管已经把伞返还给他,他们计划这个月20日再投放一批。

    网络上对共享雨伞质疑声四起,而赵书平却雄心勃勃地加速“攻城略地”。

    短短两个月,从早前的深圳、杭州,到近日的惠州、重庆、成都,有18座城市投放了E伞,“互联网思维,这都不算快”。

    赵书平计划一年内投放1000万把E伞,制伞成本6个亿。

    赵书平笃信,他能在“共享”的风口中分一杯羹。

    “很多人不看好,是被共享单车带到沟里去了。就没看懂我这一步,总认为满大街的东西,才是共享,这不是乱了套了吗?产品不一样,流通的方式也不一样。雨伞,老百姓藏在家里,我才有钱赚。”

    “嘿嘿嘿”,采访全程,赵书平都在“得意地笑”。

    杭州城管收走的5万把伞已经返还了

    钱报(以下简称钱):E伞在杭州投放的5万把雨伞被城管收走后,后来怎么样了?

    赵书平(以下简称赵):6月28日城管就如数还给我们了。我说:“中队长啊,我们的伞不用你收,给我三天,老百姓都帮你收了。何必花这些力气呢。”城管表示:“那就再看看”。于是,拿到伞我们马上投放,加上后期追补的1万把,共6万把伞,已经投放了。这个月20号我们还会再投放一批。商家、护栏、体育场馆……能放的地方我们都放,不用三天,两天就没了。我们的伞都在老百姓家里。

    目前,城管要求我们在西湖景区不可以投放共享雨伞,但其他区域可以投放。

    长期来看,我们计划在杭州投放90万把伞。

    钱:伞被老百姓带回家里,都看不见了,怎么共享?

    赵:我们的伞是没有桩的,伞上有一把锁,打开需要四位数密码。设计之初就是让百姓带回家的。怎么分享我告诉你:假如你在逛街,突然下雨,没带伞,身边突然有一把伞,你会不会用?用了以后,你是中途还,还是目的地还?中途还,伞就进入了下一个分享模式。若是被带回家或办公室,下次出门,你会用谁的伞?用E伞,它的利用率就更大。用自己的,那我们也不担心,总有一天,亲人、同事或朋友可能向你借伞,你会借哪把伞?如果借E伞,伞就共享出去了。

    和自行车不一样,伞可以随身带。共享的产品不一样,流通的方式也不一样。不是从护栏里获得,就非得回护栏,这就是钻牛角尖。

    如果放在大街上我反而不赚钱,因为风吹日晒,伞容易坏,大家拿回家,反而用得久。

    我们把人性的弱点都考虑到了

    钱:如果愿意外借伞的人很少,大规模流通不起来呢?

    赵:那我们也不担心。我们最担心的是有人故意去破坏雨伞。只要不破坏,总有一天要用,那还是我的财产,我就不担心,当是他在帮我保管。就怕有人在家里无聊,要破解我的密码锁,把伞捣鼓坏了。

    所以考虑到这点,我们设置了只要你记住密码,就可以再次打开,且不再收费。这样他就不会破坏伞了。你看,我们把人性的弱点都考虑到了。

    钱:有人刻意记住密码免费使用,你不是亏了?

    赵:这种都有的,不能保证百分百。中国有13亿人,不能做满13亿,我做满5000万就足够吃饭了。其实我们是做过测试的。30把伞,给大学生使用。第二天去问,多少人记住了密码,只有30%记住。第三天又问,5%都不到。大家几乎全忘了。

    另外我们的锁有个特点,锁在伞把手的位置,特别容易滑动,你在使用过程中不经意间就会弄乱密码。

    钱:目前E伞数据如何?

    赵:我们在雨水多发的15个城市投放了30万把伞,已有注册用户40万,流通率也高。只有小部分伞失联了,遭破坏的可能性小,可能是还没启用,或是有些用户,可能带了两把,甚至三把雨伞回家,这个不担心。

    每把雨伞至少有6个位置可以拿来做广告

    钱:你们怎么盈利,能不能算算账?

    赵:目前我们伞的成本压缩到了60元。一把伞押金29元,加9元充值费。每半小时收5毛钱。一般连续下雨,我认为保守90天就能回本,快的话60天。

    其实,一把伞只要做到2个人共享,光押金就足够回本了。且不要说我们盈利的大头是广告。

    前段时间刚跟湖南的滴滴公司签了合同,E伞里面滴滴专车的广告。滴滴在湖南有50万辆快车跟专车,我们要给他们提供20万把雨伞。我们和华为也建立了合作,在它的11个园区的几百辆大巴上都投放了雨伞。每把雨伞内侧面、伞柄等至少有6个位置可以拿来做广告。如果算5块钱一个位置,光是广告费就收回了30块钱。还有一个就是我们APP的植入广告,现在很多人跟我们谈,如果我们做到一定规模的时候,雨伞就不仅是一个躲雨的工具,它还是个广告媒体。

    最近找我们合作的人真的很多,就这几天,7月16日,我们在腾讯位于深圳总部的整个园区投满了E伞。

    钱:未来怎么布局?

    赵:我们会在今年8月1号之前把长江以南、西南地区、珠三角地区的一、二级城市全部覆盖。

    未来每个城市打算按十比一人口投放。比如杭州900多万人口,就投90万把雨伞。另外浙江除了杭州,7月20日左右,我们会投宁波。之后再投温州、金华。浙江这么好的市场不投,那我就是傻。

    如今我签了1000万支雨伞,一年内分批交付。

    不惧竞争,9个专利在手,谁模仿我就告谁

    钱:1000万把伞等于6个亿,钱够吗?会不会速度太快?

    赵:按照互联网思维就不算快。

    我的供应商知道我的伞很火爆,允许我月结90天。即货先拿给我,90天以后再付钱。90天的时间窗,我都回本了,基本没啥风险。

    天使轮的1000万是我自己的钱。我不想稀释股份。研发加雨伞,目前花了200万。账上还有好多钱没用。另外接下来8月可能会启动A轮融资,我们现在在等数据,等我们有500万的注册量时就会启动A轮,大概预计是3个亿到6个亿。

    天使投资人朱啸虎说我这个挺好玩的,有意思,他说我这个出来有桩雨伞基本上没戏。后来他叫助理跟我们沟通想投我们天使轮,但是我没有答应他,他现在等我们的A轮。

    钱:是否担心共享雨伞会和共享单车一样进入烧钱、相互破坏的竞争?

    赵:我不担心。共享单车砸钱是正常的,因为大家一开始做都没有设置门槛。谁都能做,就出现恶性竞争。

    我有专利门槛,目前无桩雨伞只有我一家,其他都是有桩的,有桩就会诸多局限。我现在已经有3个发明专利,6个实用新型专利。你要和我竞争就要打破我的专利,模仿我,就能告你。共享单车相互破坏,说明共享单车走不远。我从来不考虑对手问题。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的生存方式。我尊重对手,但也保护自己。

    目前,城管要求我们在西湖景区不可以投放共享雨伞,但其他区域可以投放。长期来看,我们计划在杭州投放90万把伞。

201510.jpg
 

(编辑:流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