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加的好客.新寨的纯朴------贵州剑河南加镇游记

借着这次去贵州剑河南加新寨考察机会,便到南加镇游玩了一番,虽不及名山秀水,但也别有一番风味。

一人坐车去往南加的路上途经清水江,清水江这段江岸的山要高些,村寨要大些,一大片木屋伫立在陡峭的山坡上,令人赏心悦目。后又途经剑河旧城柳川。柳川的建筑所剩无几,山坡高处的,尚有一点是原貌,稍低处的,不是被浸泡过,就是拆成了废墟,其间夹杂大片黄泥坪,一派泥泞狼藉。万分感慨之余又想,虽然被洪水施虐,但也获得了新生的机会。后又途经了三板溪水库,在剑河新城革东曾看到有移民局,当时还不明白为什么会有移民局,后想到水库是在柳川过后,由一道峡谷穿过去重至江岸时,那段坡岸的水迹间完全没了生命迹象,明显是浸泡很久了,附近也没有居民居住,怪不得会有移民局。途中因车老板不爱说话,忍到南加才向旅社老板求证,结果也没听清楚水库的名字,直到第二天乘船,才知是三板溪水库。

在这段旅途中,最让人惊喜的莫过于清水江所穿过的峡谷。峡谷之山高大陡峭,要仰头才望得见顶峰,可惜那绿意不够逼人,略带黄色。先以为是霜雪制造了黄色,细看才知是新生的嫩叶,老叶依然深绿。峡谷的溪流清澈透亮,令我萌生念头,想带上干粮、帐篷,徒步穿越。可惰性让我依旧坐在行进的中巴上,仅是临窗观溪。一路望去,因公路狭窄,感觉是班车顺着溪流走,令我第一次意识到公路是沿江河溪流开辟的。徒步的念头在望见南加镇时,又冒过一回。那还是在离之很远的江岸上,遥遥望见聚集的白亮小楼,虽不能确定那是南加镇,却已大感失望。失望之际,又有木屋村寨出现在野视,那白的梨花或是李花,还有红的桃花,夹杂在幽褐色的木屋间,十分亮丽。我便想,明早步行到这里,以弥补此行的不值。班车继续前行好远后,又经过一个木屋村寨,背依青翠悬崖,梨花、李花、桃花或粉红,或云白,开放在寨旁寨前,我便在心里将翌日徒步的目标前移了。

到达南加镇时,我徒步的念头则彻底打消,我以为南加镇马上就到了,谁知中巴拐了一弯又一弯,明明望见已在眼前的南加镇,又车行了很远才到达,也意识到翌日徒步的不易。

南加镇远望时虽白亮夺目,却是大片幽褐的木屋相迎,缓斜坡上满是木屋。那在远处白亮夺目的水泥砖楼,是主街两旁的自建小楼,其中有许多旅社,兼带商铺的,一眼望去就见到好几家,都是卫生间公用,房内有彩电,十五元一间。南加镇坐落在山坡上,有上下三道街,相互斜坡串连。水泥砖楼基本集中在宽平的主街两旁,排列有两三百米长,其余的基本是木屋。木屋多是两层的,许多木屋的下半截用砖砌墙,并贴有瓷面,也能在远处白亮夺目。

南加镇不大,很快就逛完了,此后便下到了江边。上街后,便寻找小炒快餐,一路走去只见米粉店,好不容易见到一家饭馆,竟然停业。结果寻找到最后,快餐没找到,米粉店也都关门了,幸好主街上的一家还开着,这一天,就以两碗米粉度日。

南加回返革东时,我便打算乘船回。前去时,途中听说了有船可乘,便动了心思。早班船据说是八点发出,我临近八点才赶去码头,不但赶上了,还等候了好一阵,因为往柳川方向去的乘船客人才寥寥几个。客船终于出发了,雨也变大了,大颗的雨点斜斜的飘落,客船迎雨迅速前去,在水面翻起一道长长的银波。从公路上远远望下来时,曾感水质浑浊,坐在船上临近看去,水质却还清亮。水域的两岸,一路前去全是山峰。山峰有的整齐排列,守护水域;有的岔出一道小谷,藏匿水域;有的则凸出一段山脚,包围水域。

雨越下越大,在平整清亮的水面上,击打出无数水滴。天空上云雾也没有全部浓缩成雨点,仍有大团的,大团的在吞噬山峰,吞噬了一座又一座。稍小一点的云团,则在山峰间移动。云团之外的山林绿树上,烟云丝丝凝悬,不知是云团所遗,还是白云初生。白云也有埋伏在山凹里的,间隔出道道幽绿的山峰。

船行驶平稳,有时也忽然晃动,是因许多碍事的岩石在水中,心想要过险段了,客船却已停稳下客,柳川到了。柳川的码头是一艘停泊的船,稍大一点,应该是取之能随水位随时变动的。踏实的柳川之岸,是处陡峭的土坡,临时挖就的泥阶小径通到一片平缓废墟。废墟间,一条稍宽的黄泥路,伸进不远的木屋群。那是一些暂时性的低矮木屋,却组构成街道,卖各种商品的都有,包括卖床位的旅社,旅社也不止一家。

我艰难的爬上平缓废墟,看到那更为泥泞的黄泥路,我只得改变主意,不在柳川停留了,直接坐上了等候在附近的面包车。车老板也不再等客,载着我一人开进木屋街。那街面不但泥泞,还到处是积水。车也没停,直接开往革东。我没与车老板说话,却在想自己会给他带来好运,就像昨天住旅社,入住时就我一人,之后相继来了五六位客人。果真,一路前去,陆续有客上车满座了。

此次旅程简单却也充满乐趣,南加气候属亚热带季风气候,冬无严寒、夏无酷暑,四季如春,常年降雨。地貌特征典型的山地,山高、坡陡、沟深,相对高度大,交通不便,这给南经济发展带来很大困难。虽然如此,但现在南加也渐渐发展起来了,形成了自己独有特色。我们也要有一番发现美的眼睛,让我明白只要善于观察,处处皆风景,也不枉此行了。
(特约记者 王玉英 值班编辑 流云)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