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人文天地 > 正文

有容致广大 无碍尽精微------记青年书画家刘昊

文章来源:新华网
字体:
发布时间:2016-10-30 09:56:53

     青年书画家刘昊先生,和我是河南固始同乡。2011年初冬,东莞艺博会,当时,我展出水墨兰花小品,而他介绍自己的斋号就叫怀兰居。我俩以兰结缘。放弃河北生意的刘昊和放弃深圳工作的我,有着做职业书画家的共同梦想,自然心有戚戚,随着接触交往的增多,自然而然的成了好朋友。刘昊在东莞可园旁的博雅斋古玩城创办“大容山水-怀兰居刘昊书画艺术工作室”,专心致志的从事传统文化研究和书画艺术创作。我从深过莞,常到他那里喝茶聊天,也常在一起彻夜长谈人生与艺术。刘昊豪爽的性格、出众的才华、精湛的书画技艺、丰富的内心世界,很快受到人们的关注和喜爱。怀兰居,也自然人气十足。 “儿时的憧憬,父母的影响,老师的期望,使我对书画艺术一直以来难以割舍”。刘昊说:“中国传统文化和书画艺术是我的最爱,无论干任何事业,从来都没有间断过对书画艺术的学习和探索,时光如白驹过隙,时不我待,还是回归到艺术的道路上来”。弃商从艺,说起来轻松,做起来何其难也。不过现在还是全国“千织秀”编织袋品牌运营组片区组长。有人说,刘昊经商遇到困难才改从艺的。这话只是表相说。他真正的还是商业智慧和书画技艺。

一:干什么事不会遇到困难呢?二者,刘昊走南闯北,一路走来,之前总是一帆风顺吗? 毕竟,四十不惑。在这人生关键的节点上,已经不想再多说过去的挫折与艰辛。该是把人生贴上从容与淡定标签的时候了。

二:儒道释方面的书,书画理论方面的书,诗词歌赋方面的书,刘昊从河北运来了几大箱。已经不惑之年的刘昊很谦虚的说,没有比学习更重要的事了。临摹传统经典书画作品,研读传统经典文化著作,成为刘昊书画创作的根本与源泉。在刘昊的工作室里,他泡茶给朋友们喝,与朋友们谈论中国传统文化的神奇魅力,这其中有一些办实业的企业家,慢慢的也开始买书,开始置办笔墨纸砚文房四宝了…… 刘昊的嵌名藏头诗很受朋友们喜爱,他给徐盛伟作诗:“徐步缓行气自华,盛意莅临山水家。伟业何须心头挂,善栽梧桐仁开花”;他给李珑秀作诗:“李子味甘润心田,珑玲倩影步翩然。秀外慧中荷花韵,娇柔闲静赛幽兰”;他给李争萌作诗:“李树着花照眼明,争春无意亦芳芬。萌发生趣三冬过,千红万紫总伴君。”两年下来,刘昊这样的诗作了近两百首,其中不乏奇构佳作。他谦虚的说,以这样的打油诗结缘交朋友,比在一起吃吃喝喝有意义的多了。 对于刘昊所行所言,我是很能 理解的。儒家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刘昊是己所欲,欲施人;又佛家言,众生度尽而灭除度相,应无所住而生其心……刘昊常说,中国的传统文化博大精深,中国的繁体字妙不可言。我知道,刘昊的嵌名诗只是以近乎游戏的形式和朋友们一起有意无意的共同汲取中国传统文化的营养,进而形成学习传统文化的氛围。中国传统儒道释文化,大处可以救世界救国家,小处可以救家庭救个人。大处说,关注人类命运的贤哲们,早有断言;而小处说,刘昊的生存状态,其他从传统文化中吸取营养的书画艺术家的生存状态,以及知道向传统文化中学习的企业家的生存状态,就是明证。刘昊说,中国的文字和语言相融,但本质上,各自独立自成体系,不管语言如何变,如何变味,如何变向。物极必反,承载圣贤思想的文字总不会让华夏的子孙们走偏的太远,总不会偏到找不到回来的路。 “尊德行而道问学,致广大而尽精微,极高明而道中庸”是《中庸》里的句子。“致广大而尽精微”也成为古往今来每一位书画艺术家的奋斗目标。其实,致广大而尽精微,岂止是书画艺术如此,其它艺术何不是也如此!岂止艺术如此,天下事,莫不如此!刘昊深解其意,大容山水与怀兰居,大中有小,小中有大,小大兼融,浑然一体,这既是自勉又是共勉。其中用心,不言而喻。 信或者不信,发现或者没发现。一种思潮俏然而却又坚实有力的袭来,这就是人们开始反思金钱在幸福感中的终极作用,人们开始推敲成功的定义,人们开始正视“名缰利锁”这个词…… 其实,真正了解中国历史,真正理解中国传统文人的朋友,会知道,所谓“洪福”与“清福”的分野,在社会的普遍价值观中,“清福”远远高于“洪福”。为什么?是心为形役,还是形为心役?洪福滋身,清福润心。有闲真富贵,无事活神仙。从古到今,有那么多文人,他们或仕后隐,或隐后仕,或仕亦隐,或隐亦仕,一直在“兼济天下”与“独善其身”之间自在从容,从而实现完善的人格和完美的人生。

三:刘昊经常与朋友们交流,谈及中国传统文化,其妙处不光是解释了纷繁复杂事物的矛盾对立及其内在规律,而且还告诉你轻而易举的消化这种矛盾对立的方式方法。要想把中国的书画艺术提升到一个较高的境界,不研究弄通中国传统文化不行。可以说,对传统文化体体悟多深,书画艺术的境界就会提升至多高。能把世事和写字画画的事儿融汇贯通弄明白,才堪称一位真正的艺术家。 学习中国书画。借练技法炼心,当下超越技法,是为取法乎上;制心一处练技法,得到技法的真谛,是为取法乎中;而读懂经典作品的结体与用笔用墨的内在规律,临摹几可乱真,是为取法乎下。刘昊经过长期的静思,逐渐明白了中国传统文化与中国书画之间的内在关系。有容,从心上说,多看天高地广;无碍,从法上说,多看风生水起;有容,从理上说,多看天清地浊;无碍,从事上说,多看花开花落。刘昊近年来书画艺术的日渐提升,相伴随的,其心地也日趋平和。 书法方面,《圣教序》和《书谱》是其最用心着力处,一碑一帖,一行一草,一端庄一雅逸……这两部经典之间的诸多“矛盾对立”,正是刘昊所要的!借消化“矛盾对立”之心消化“矛盾对立”?还是借“矛盾对立”消化“矛盾对立”之心?国画方面,花鸟虫鱼,山水人物广泛涉猎,但于鱼虫、于芰荷似有更多用功在。广博与专精,是每一位书画家面对的难题,古往今来,没有一位书画家在广博和专精之间只做到其一而堪称大成的。刘昊总是谨慎的把握,理性的取舍。有容而有碍不是真的广大,无碍又无容又何谈精徽。有容既能无碍,有容即是无碍。致广大方能尽精徽,致广大即是尽精徽。刘昊非常明白,一切差异,均可以在心上实现共同;一切对立,均可以在心上达到统一。处于顺境,还是处于逆境;彰显什么,或者遮掩什么;受到赞叹,抑或受到贬损。中国传统文化的价值是恒定的,中国书画艺术的魅力也是恒常的。 人的眼睛不会因为太阳落山而看不到天空的星星。

相信,刘昊对中国传统文化和书画艺术的挚爱,不会因为人生的境遇而摇动。中国传统文化艺术不是恒常的需要我们,而我们却恒常的需要中国传统文化艺术。谨以此文,与刘昊共勉,与所有同道共勉。 (作者曹维)(编辑:刘云)